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发展与服务 > 社团活动 > 正文

行健书院举行基于建构主义模式下师生共同共同实践的新尝试--

“行路健心·共膳·品时光”活动

作者:发布于:2016-05-10 10:51:53点击量:

     

 建构主义认为:“人处于一定的社会文化情境中,受其影响通过直接与他人的交互来构建自己的知识,他者的存在和与他者的交流在个体学习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正所谓‘所有合法性的知识都需要经过协商。’这说明,知识的获得并不是被动或简单的接受和复制的过程,而是积极主动通过交流实现合理建构的过程,同时意味着知识的获得要以群体或者共同体为载体,通过相互沟通、相互协作,运用各种学习资源和学习工具解决问题。”

 为构建和谐的师生共同体,让学生在愉悦中体验学习,在查阅国内外高校关于书院制的资料后,结合行健书院的实际情况,2016年5月6日,行健书院举行了“行路健心·品时光·共膳“活动。本次共膳活动我们邀请到了书院学业导师张建科副教授,王平安副教授,张小花副教授,李星军老师,语言教育中心科长苏雪晶也受邀和学生一起参加共膳活动。
    与往常的座谈会不同的是,活动一开始,在对各位导师进行介绍后,想与导师交流的学生即到相对应导师的桌子“抢位置”。在“圆桌会议”上,没有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地位差别,有的是师生之间的平等交流和人格的相互感染。导师们和同学们都从课堂和书本中走出来,就像老朋友一样,一杯清茶,一个话题,便开启了今天的共膳活动

         王平安副教授一边招呼同学们吃水果,一边仔细询问同学们的数学基础和听课质量反馈,并为每一位学生量身打造了一套考研数学复习规划作为礼物送给他们。  

    走下课堂,走出课本,张建科副教授就考研英语怎么复习和学生进行交流,进而和学生就中西方语言文化差异也进行了探讨。

    张小花副教授认真聆听了学生对于考研英语二的困惑,并对学生整个考研规划和如何择校给学生提供了自己的建议。

 

 

 

语言教育中心苏雪晶科长和学生在英语竞赛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针对学生提出的文理科学生在参加英语竞赛上的优劣势也进行了分析。

 

导师们和学生之间也可以就某一个问题争执的面红耳赤,在得到共同的答案之后,大家相视一笑,继续下个问题的探讨。在这个轻松和谐的氛围里,学生被导师们的人格魅力感染了,原来学生认为高高在上的教授们,原来也有如此平和的一面,距离感和陌生感在和谐的氛围里烟消云散。导师们对行健书院的学生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行健书院的学生并不只会埋头读书,他们也会很轻松地和导师们聊起英文电影和英语歌曲,也会就最近所读的名著和导师分享心得。

共膳制之思考:  

1、在学生的专业竞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同时,我们是否也可以充分利用第二课堂,探索新型的师生关系,来构建和谐的“学院—书院”师生共同体呢?建构主义强调学习者的主动性,认为学习是学习者基于原有的知识经验生成意义、建构理解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常常是在社会文化互动中完成的。共膳制在构建师生平等关系和人格相互感染的过程中应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我们此次的圆桌会议,喻示着学生和老师的平等关系,打破了老师在讲台高高在上,学生在下面默默仰望的传统模式。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我们,让学生在愉悦中体验学习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

2、精英制、导师制和共膳制作为行健书院目前尝试推行的制度,都需要在实践中继续进行探索和改进与共膳制相呼应的导师制,是起源于牛津大学精英人才培养的一种模式,导师每周与学生见面一次,导师与学生之间实行的是一对一、面对面的辅导。由于中国大学本科生人数多,要做到导师一对一指导确实很困难。目前在行健书院,也只有985项目组的学生可以实现完全导师制,如何真正实现书院全员导师制也是书院需要探索的问题。在后期对共膳制进行探索的过程中,书院会继续增加共膳制形式的多样化。除了现在和谐轻松的共膳活动,我们还会尝试将高桌晚宴引入书院。高桌晚宴是从英国牛津、剑桥大学传统的学堂晚(FORMALHALL)基础上发展而来。它更像是一套比较完整的仪式,因为参加这个仪式的学生都会被要求正装出席。这或许也是一种形式,而形式也是体现精神的一个不可少的部分。穿上正装之后的学生,行为会不自觉地变得不同。似乎有种瞬间长大了、成熟了的感觉,于是便会对自己的行为举止进行有意识的自我控制,并对他人表示恰当与合适的欣赏与尊重。我们希望我们以后所推行的高桌晚宴是在延续西方传统学堂晚餐基础上,融合了中国传统的文化书院精神。它不仅是行健学生了解世界的窗口,更是学校关注国情的重要平台。  

    3、在精英型书院探索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向国内的高校学习,更要将格局放大,将目光投向精英型书院制相对成熟的欧美著名高校,从实际出发,探索出一条具有西京特色的精英型书院发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