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他山之石 > 正文

书院制建设现状——港澳篇

作者:佚名发布于:2016-03-15 10:46:19点击量:

书院制

书院制是实现通识教育(素质教育)和专才教育相结合,力图达到均衡教育目标的一种学生教育管理制度。

近年来,实施书院制教育成为中国高校教育改革的一种积极探索和有效尝试。书院制教育围绕立德树人,通过落实本科生导师制、加强通识教育课程和环境熏陶,拓展学术及文化活动,促进学生文理渗透、专业互补,鼓励不同专业背景的学生混合住宿、互相学习交流,建设学习生活社区,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打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史、哲,进而融汇人文科学自然科学[1]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学台湾清华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复旦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7所高校在京发起成立亚太高校书院联盟[1]

   

实现通识教育和专才教育相结合

   

教育管理制度

港澳高校

香港中文大学

书院是一个对内地学生和家长耳熟能详却又颇为陌生的词语。在香港,有一所大学已经实行书院制近半个世纪,且目前仍然是香港惟一实行书院制的大学,这所大学就是香港中文大学

来香港中文大学访问的,凡非专业人士,大都对这八个学院(文学、工商管理、教育、工程、医学、理学、社会科学、法律学院)与九个书院(新亚、崇基、联合、逸夫、和声、晨兴、善衡、敬文、伍宜孙)的关系搞不清楚;而教育界人士,则对中大的书院制赞赏有加,且表示愿意借鉴。针对前者,用最简单的语言描述:每个中大师生都有双重身份,专业教学及学术研究属于学院,课外活动及人格养成属于书院。而针对后者,用两句话讲:第一,相对于师资力量、教育特色、研究成果、校园文化等,香港中文大学的最大特色,确实在于其书院制度;第二,中大的书院制度很好,但不容易学[2]

虽然中大的成员书院之一新亚书院的创院院长钱穆,曾拟《新亚学规》,其中有这么一条:中国宋代的书院教育是人物为中心,现代的大学教育是以课程为中心的。我们的书院精神是以各门课程来完成人物中心的,是以人物中心来传授各门课程的。但香港中文大学实行的书院制,主要不是追摹宋代书院,而是借鉴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让不同学院、不同年级的学生们住在一起,创造良好的课外生活环境,便于其交流、对话、竞赛、娱乐,实现全人格教育,这一理念很容易获得教育学家的赞许[2]

遗憾的是,首创此制度的英国大学,真正落实书院制的并不多;而香港八所公立大学中,只有中大一家身体力行。为什么?一是经济实力,二是权力制衡。前者很容易理解,为所有(或大部分)学生提供课外活动经费(包括集体食宿、文化娱乐、国际交流等),这绝对不是一笔小钱。除了学生学费、学校拨款,更重要的是书院自身的筹款能力。这就牵涉到大学与书院之间的责任与权限[2]

查《1976年香港中文大学条例》,原有三所成员书院(即崇基学院新亚书院联合书院)的校董会,随大学之改制而改组,其职权主要为管理书院动产及若干建筑物,并通过捐款等方式,协助推展书院的学术及文化活动。换句话说,新亚书院(1949年创立)、崇基学院(1951年创立)和联合书院(1956年创立)这三所学校,原本各自独立办学,1963年合并成香港中文大学后,很长一段时间,三校仍维持教学及行政上的独立,大学仅负责颁授学位等工作。1973年,中大全面迁入现在的校园;1976年,香港立法局通过香港中文大学改制方案,各书院方才将办学主导权转移给大学本部。读钱穆的《师友杂忆》以及《诚明古道照颜色——新亚书院55周年纪念文集》,不难明白港府主导的三校合并并非一帆风顺,其中包含了各种摩擦与角力。大学全面掌握办学主导权后,还是给各成员书院保留了较大的生长及活动空间[2]

至于1986年中大成立第四所成员书院逸夫书院,以及2006年后创建的五所新书院,乃校方为扩大规模而主动筹款设立的。制度设计上萧规曹随,但缺了当初三校合一时的意气、豪气与志气。今天考进中大的学生,在选择进入哪一所书院时,主要比较各书院的福利及发展机遇,而不太有书院传统的认同问题。但老新亚或老崇基的学生,精神气质上确实有明显差异[2]

这也是中国内地很难借鉴中大书院制的原因——人家的书院传统是打拼出来的(尤其是最初三所),我们的书院创设则属于大学的统一布局。二者即便表面形式接近,精神上的基因也都相差甚远[2]

书院干什么——“书院负责专业教学以外的所有事情

学院这个坐标系上,魏方方是中文大学商学院会计系大三学生,在书院这个坐标系上,她则摇身一变,成为逸夫书院的学生。学院坐标同在商学院的学生吴瑞,另一个坐标则落在新亚书院。每一个中文大学的本科生,都像魏方方和吴瑞一样,身处学院书院两个坐标系中。许多中大毕业生都说,书院生活是他们在学期间最难忘的回忆。

魏方方介绍,每名新生可按意愿申请所属的书院,大学会按既定机制作出编配。在学期间, 同学可申请转院, 书院会视情况作出考虑。

中大的几个书院坐落于不同地段,多数书院都有自己的宿舍、食堂、体育文化设施等。一位老师介绍,书院的职责,大致可以定位为负责专业教学以外的所有事情。学生每天上课都要去各自的学院,下课后的活动则主要在书院进行。

吴瑞介绍,书院也开设通识课,分必修和选修两类,比如新亚书院的一门课,就是讲本院的历史、精神、文化特色等。虽然书院主要负责专业教学以外的事情,但书院院长则无一例外都是由学术地位很高的教授出任。比如现任中大校长沈祖尧就曾任逸夫书院院长。书院虽然与学术很少直接关联,但学术一刻也离不开书院。现在一家出版社供职的陈宝欣是中大毕业生。她说,书院在大学教育中扮演的角色很重要。大学课堂传授的是硬知识,书院则以关顾及群体活动来授予学生软技能。学生与学生、学生与老师甚至工友之间的关系很密切,像一个大家庭。考试的日子书院会提供水果,工友煮甜汤也会给我们留一份,这些都令人心暖。

不但学生要入书院,老师也是如此。张田余是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老师,他的会计课堂上一共有30个学生,来自各个书院的都有,张田余则加入了崇基学院,负责跟崇基的学生见面研讨、帮学生辅导、带学生活动。目前,中大各书院的宿舍约能为一半以上的学士学位课程学生提供床位,但即使不住校的学生,仍然可以加入某个书院。

中文大学原有崇基、新亚、联合、逸夫等4所书院。为应付大学恢复四年制本科课程后学生人数的增加,中大近来增设多所书院,其中晨兴、善衡及和声书院已开始收生,敬文及伍宜孙两所新书院也将于20129月收生。

不要书呆子”——书院是组织学生活动、实现全人教育的主要平台

中国人往往用书呆子称呼光会读书,对待人接物一窍不通的人。现今社会对大学生的期望,不再以学业成绩为唯一量尺。良好品德、奉献精神、高尚品味和强健体魄,都成为衡量优秀大学生的准则。在培养全人方面,书院可谓重任在肩。

锻炼学生能力的各种活动,主要是在书院层面举办。这些活动包括海外交流及外访计划、研讨会、师友计划、社区服务、领袖才能训练等等,还有各种学生社团组织的课外活动。吴瑞说,每个书院都有学生会,是组织活动的主力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活动是新亚书院千人宴,邀请了不少明星参加。以逸夫书院为例,院方定期举办书院聚会,邀请杰出人士莅校演讲,与学生交流。曾应邀出席者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天文台前台长林超英等。

书院还举办主题晚宴,邀请嘉宾就不同题目与学生分享心得。晚宴的特点在于气氛轻松,利于师生与讲者深入交换意见,讲题也不局限于学术,还包括很多人生重要课题。

为了锻炼学生的领袖才能和组织能力,逸夫书院不少活动是由学生主导的,如被称为四大活动的迎新营、逸夫里游艺晚会、书院院庆活动及书院歌唱比赛,均由学生一手策划和主办,院方只提供资助和意见。

联合书院则从2005年起设立全人发展奖励计划,鼓励学生参与学术和非形式教育活动,培养学生终身追求均衡生活和全面发展。计划深受学生认同,参与人数逐年上升。在这个计划下,学生参加或筹办德、智、体、群、美五个范畴的校内外活动,并向书院申报。院方核实和计分后,每年向参加者颁发奖, 并根据累计总分向毕业班学生颁发金银铜奖的奖座、证书,还有书券以作奖励。由于奖项要计算每学年得分,有助于学生均衡规划在大学不同年级参与的活动及类别,得分纪录总结了本科生课堂外的活动,被视作非形式教育的成绩表。

各有各特色——有的书院重视博雅教育,有的书院侧重传统文化

由于历史迥异,中文大学的书院都各具特色。崇基学院院长梁元生教授介绍,着重博雅教育,强调全人发展是崇基的特色,通过为同学提供各种非形式教育项目和课外活动,培养他们自尊、自信、自强的精神。

新亚书院1949年由钱穆先生及一群来自中国内地的学者兴办,创校宗旨在承续中国传统文化,并使其与现代学术结合,令学生不忘本之余,且有能力应付现代社会的挑战。新亚书院院长信广来教授说,书院这一特色一直延续至今,认为为学不单是追求知识,也讲求处世的修养。

不过,在学生们眼中,书院的特色就实在多了。有穷有福,好像崇基比较有钱,所以给学生提供的交换机会要多一些。书院还提供奖学金和经济援助计划。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各书院贫富不均的原因,是捐资助学者的捐资额差别较大。新亚住宿条件好,联合交通便利,逸夫交通就很不方便。这是另一位同学总结的各书院特色。因为中文大学占地达近140公顷,地势高地起伏,教学楼分散,吃够了上课路上跋涉之苦的学生们对交通非常看重。

书院利与弊——书院制可能导致机构臃肿和资源分配不均

中文大学公关部介绍,书院提供以学生为本的全人教育和关顾辅导,加强师生间的交流和互动,凝聚学生对书院和母校的归属感。书院组织各种活动,提供形式教育机会,与正规课程相辅相成,培养学生的人际关系技巧、文化品味、自信心和对社会的承担。

一位教育专家认为,随着高等教育渐趋普及,当今的大学规模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不利师生接触,也容易导致同学之间关系疏离。书院这种小而紧密的群体有利于维持师生和同学间亲密的关系,促进沟通,并培养归属感。不少学生和老师都认为,书院制让各专业的学生混杂居住生活,有利于学生开阔眼界,不同专业背景的学生住在一起,可以接触到更多信息,对学生今后发展有帮助。

不过,实行书院制,绝非百利而无一害

一位中大教授认为,因实行书院制,学校生出了很多行政机构,机构臃肿往往导致效率低下。而且,各书院划地而治,可能导致资源利用不充分。学校在分配资源时,往往不能考虑大小书院的区别,搞平均分配。比如羽毛球场等体育设施,就是把体育馆时间段平均分配,有的书院不够用,有的书院没人用。这位教授总结说,内地高校不能盲目效仿书院制,到头来生出许多毫无必要的官僚机构,或者变质为安排冗员的去处。

澳门大学

在二十一世纪世界级精英大学的核心建设,住宿式书院将成为世界精英大学的主流。任何大学要进入世界级的行列,不单是要改革师资、科研与体制,更要视本科生教育及住宿式书院为校园建设的核心。归根究底,衡量一间大学的成就主要还是要先看其本科生教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澳门回归日当天,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主持澳大横琴新校区的动土仪式上,也肯定了澳大在这方面的努力,更鼓励其办成世界级的大学。2013115日,澳门大学横琴新校区正式启用[3] ,新校区拥有更宽阔优美的办学环境。新校区建有约十所特别设计的住宿式书院,也是新校区的一大亮点。每所提供约五百个宿位,因此大部分本科生可获全宿机会。[4] 在全面实行住宿制书院计划后,所有澳门大学本科新生都将进入书院。

由于受到老校区空间匮乏所限,澳门大学一直缺乏足够条件向本地学生提供在校住宿,而使本地学生失去了享受住在学校宿舍的乐趣和好处。据悉,澳门大学新校区将建10个住宿式书院,为亚洲之最,这将成为澳大新校区的一大亮点。校长赵伟介绍说,实行住宿式书院之先行计划,是该校近期工作的重点之一。计划实施后,学院负责学科方面的事务,书院则负责其它活动。在书院里,让来自不同学院的学生和交流生在书院共同生活和互动,培养他们与人相处之道;并在同侪的激励与合作下,学习自律管理、自主行动、自我成长。[5]

在住宿式书院里,学生通过朝夕相处,建立深厚的情谊,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网络,也会成为学生成长历程中难得的经验和珍贵的财富。对于社会担心澳门本地学生会否拒绝入住澳大横琴校区的住宿式书院,赵伟称,将于9月份在现有的东亚楼试行住宿式书院,计划将澳门本地、内地及海外学生重新分配入住,让学生及早体验,收集意见再评估及调整。赵伟坦诚,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建成后,各项支出成本及预算无可避免增加,但强调不会转嫁在学生身上。[5]

澳门大学现在已经先行先试的书院是东亚书院和珍禧书院。此外,澳大为了表彰六位捐赠者对澳大慷慨馈赠,将新校区筹建的六所书院分别命名为蔡继有书院、郑裕彤书院、何鸿燊书院、吕志和书院、霍英东书院以及曹光彪书院。[6]